新跑狗玄机彩图今期|老跑狗图自动更新

新跑狗玄机彩图今期

文化生活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文化生活 > 陕化文苑
岁月无情,莫负团圆
发布时间:2019-09-20     作者:塑业公司 李亚圆   分享到:

这场绵绵的阴雨一连下了半个月,从艳阳高照到阴天蔽日,眨眼间就完成了从盛夏到凉秋的过渡,而伴随着这次天气突转,家属区的死亡讣告多了许多,在这个冷秋,多少个家庭因为亲属的离世而哭红了双眼,以成年人的姿态坚强的却别自己的父母,再尝不到母亲亲手做的饭菜,再无处释放自己的脆弱或疲惫,他们都被迫成为了孤儿。岁月啊,真是无情!

中秋时节,我随母亲前往舅舅家拜访,虽然每年都在重大的节日里团聚,但刚刚退休的舅舅鬓角的白发将我吓了一跳。饭桌上舅舅与小姨温了些小酒喝的微醺,他们共同回忆儿时那个我只能靠想象去体味的艰苦岁月,舅舅埋怨大姨妈在上次他拜访的时候,特地要求做的榆钱饭难吃,完全对不起他坐了几百里的车的劳累。小姨打趣道:“儿时吃糠咽菜的日子还没过够,费这么大劲专门去吃苦!”舅舅叹了口气,他的眼神变得有些浑浊,我虽坐的远,却也感受到他寂寞的情绪,他洒然一笑,叹到:“也是!”

微信图片_20190919172118.jpg

酒足饭毕,我与母亲便乘兴告辞了,舅舅一手提着保温杯,一手提着小板凳,身穿一件有些洗的发白的冲锋衣与我们一同出门,他要去找牌友玩一玩。在他们那个年代,舅舅算是十分出类拔萃的人才了,仅靠一己之力从穷乡僻壤里硬生生的考上大学,在省城定居,年纪轻轻就是工程师,而且通晓乐器,自学多门外语,他在我这个温室里长大的 “废柴”的眼里,形象一直是光辉伟大的。这会吃了饭就去打牌,让我有些诧异,我询问道:“舅舅,天天打牌有意思吗?”

舅舅耸了耸肩,他的眼睛似乎瞥了眼落日的余晖,说道:“不打牌,这天怎么黑呢?”

我的心顿时被他这种落寞的情绪揪住了,这时刚好有辆出租车停靠,我与母亲连忙上了车告别。在车上我向母亲询问榆钱饭是什么东西,母亲哈哈一笑说到,那是他们小时候闹饥荒的时候吃的,就是野菜,现在很多年没有吃过了,在西安也少有见卖的。在他们孩提时代,家庭实在是贫困,红薯苗,苜蓿等等,也就只能吃这些充饥,个个面黄肌瘦的。我顿时想起饭桌上舅舅那个寂寞孤独的神情,他奔赴百里,大概是想再尝尝儿时外婆的手艺,奈何大姨妈却不得外婆真传,没有让他满意。算算外婆已经去世七八年了,临逢中秋团圆的节日,这个已经年近花甲的顶梁柱,想他的母亲了。但可惜,此生,团圆一事已是枉然。

我连忙看了眼坐在出租车后座的母亲,这才注意到她的皱纹似乎又比去年多了些许,虽然与别人家的妈妈相比已是十分注意保养,但年近六十,脸上难掩衰老之势。

结婚生子后,我不自觉的总想吃母亲做的饭菜,每逢节假日便拖家带口,大包小包的奔赴百里回家吃几天家常饭,味道当然比不上西安鳞次栉比的饭馆的大厨手艺,但吃到肚里,卧在沙发上,却是意犹未尽,每一个毛孔都犯了懒劲,能躺着绝不坐着,决誓要与沙发融为一体。每到这时,母亲总会打趣说起她年轻时的旧事,三十年前,她每次带着哥哥去外婆家的时候,总是先在炕上赖上一整天,到了饭点,外婆甚至将饭送到炕上,比坐月子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在父母面前,我是没什么脸皮的,她的打趣向来攻击不到我一分一毫,但在中秋这个特殊的节日氛围里,看着缠着母亲嬉闹的儿子,心中有些五味杂陈。在我的那个小家,我是忙忙碌碌的母亲与妻子,在工作的单位,我是精力充沛的生力军,我像个无休止转动的陀螺一样,一刻也不得懈怠,因为我的肩上扛着责任,扛着家的希望。只有回到父母的怀抱,我才能卸下在这个社会上拼搏而背负的坚硬的外壳,变回那个无忧无虑的娇憨的女儿,而我的母亲呢?外婆外公去世多年,当她想休息的时候,再无一处可以暂时依靠的臂弯。

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”在每一个可以团聚的日子里,尽情享受这份最纯粹温情,愿人长久,共聚婵娟。(塑业公司  李亚圆)

Baidu
sogou
网站地图